贺菊乔 >> 名师教学 >> 详细内容

托里消毒散治愈虚损肠痈二例

托里消毒散治愈虚损肠痈二例

例一、 某,27岁,工人,1983年4月23日诊。半月前患者因转移性

右下腹疼痛伴发热,恶心呕吐某医院以“急性化脓性阑尾炎”而收入院治疗,入院第四天因腹痛、高热而引起流产(妊娠三个月)。采用抗菌消炎,输液等措施,并口服中药大黄牡丹汤、阑尾化瘀汤,经住院治疗13天,右下腹疼痛明显减轻,并出现腹胀厌食,每餐仅能进食一两左右,低热心烦,小便清频,大便艰燥等症 患者要求出院而转中医治疗。刻诊,患者语声低微,形体消瘦,面白少华。舌淡、苔薄白,脉细弱。体查:腹平软,右下腹麦氏点处压痛明显,反跳痛(+),肠鸣音减弱。血象化验 血红蛋白7g%,白细胞总数11600/立方毫米,中性87%,淋巴2%。据证辨为“肠痈”。细思患者诸症,综观舌脉此系由毒盛伤正,脾胃亏损致虚损变证,当健脾益胃扶正祛邪为主,冀其脾胃之气复苏,受纳有职。 拟用托里消毒散党参、黄芪各15g茯苓、银花各12g,白术、当归、白芍10g,川芎、皂角刺、白芷各6g,甘草5g。水煎服四剂。

4月27日二诊 服上药后,自觉腹胀大减,饮食知味,食欲增加,仍觉右下腹隐痛,上方去皂刺,加红藤12g,继服14剂。

5月11日三诊 上方尽剂后,诸症好转,面色转华。方药中肯,守原法续进七剂。诸症完全消失,随访一年,病愈未发。

例二 向某某,男,65岁,退休干部。1985年9月14日初诊。一周前因右下腹疼痛,伴发热,某医院诊断为“急性阑尾炎”。经西医对症治疗五天,疼痛明显减轻,但患部有条索状结块,按之疼痛,食纳不佳,腹胀便溏,舌质淡、苔薄白,脉沉弦。血象化验血红蛋白11.5g%,白细胞总数10400/立方毫米,中性74%,淋巴26 %。脉症合参,证属余毒未尽,脾胃受损。予托里消毒散党参、白术、当归、茯苓各12g,黄芪15g川芎、白芷各6g,银花、白芍、皂角刺各10g,桔梗、甘草各5g。连服5剂。右下腹结块消失,食欲增加,大便正常,惟感右下腹隐痛。上方去白芷加川楝子10g,以加强行气止痛之功。前后共服15剂,诸症平复。随访半年未见复发。

讨论

肠痈为病多由气滞血瘀,湿阻热壅导致瘀滞热积不散,血肉腐败而成。然临床每因失治误治,过用苦寒或素体虚弱而成“虚损肠痈”,治之则不可囿于攻下清解。应按辨证施治法则,采用补托之法。如案一乃因治疗中,过用寒凉药物        攻邪太过剋伐脾胃,以致气血乏源,正不胜邪。案二乃年老体弱者既病之后则转化为虚损之症,故治之均予补托法,方用《外科正宗》托里消毒散(人参、黄芪、白术、茯苓、白芍、当归、川芎、金银花、白芷、甘草、桔梗、皂角刺)治疗,常能起到气血双补,内外两托之功,故一投生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表于《新中医》1987;6: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