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道法 >> 特色病案 >> 详细内容

喉菌(喉癌)案2

 

周某,男,72岁。

初诊(2004620):主诉声音嘶哑3月余,伴喉颈部疼痛2月余。患者3个多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咽干口渴、喉部似有物阻,干咳阵作,声音嘶哑,并逐日加重等症状,即于当地市中心医院就诊,发现喉部肿物,予活检确诊为声带癌而行放射治疗。治疗9天后出现声音嘶哑日益严重,间有失音,喉颈部疼痛难忍,咽干口燥甚,饮水也感困难。患者痛苦难当,遂来我院寻求中医治疗以减轻痛苦。现症见:声音嘶哑明显,喉颈部疼痛难忍,咽干口燥,水食难以下咽,两颊潮红,咳嗽气短,吐黄白稠痰,痰难咳出,睡眠欠佳,精神抑郁,周身乏力,头晕眼花,大便已7天未解。舌质绛,舌苔黄白厚腻,脉滑数。查体:形体消瘦,面色青黄,肋间隙变宽,心界略小,肺部听诊有散在性干性啰音。既往有慢性支气管炎及肺气肿病史。抽烟喝酒史数十年。电子喉镜检查示喉腔黏膜红肿较甚,左侧声带有花生米大新生物,该侧声带活动受限。病理报告示声带高分化鳞状细胞癌。胸片示支气管炎及肺气肿,未见明显转移灶。腹部B超未发现转移灶。

辨证分析:患者素嗜烟酒,又有长期肺部疾病史,肺脏痰热蕴结不解,壅塞气道,肺失肃降,诱发体内伏邪合而为患,熏燎咽喉,致声户变生岩病,声门不利,声音嘶哑;加上放疗所致损伤,热毒熏灼喉窍,致咽干口燥,咳嗽气短,两颊潮红,痛苦难当,饮食睡眠均不佳。由于气郁痰结,致精神抑郁,形体消瘦,全身状态变差。拟先行中医治疗控制症状,待患者全身情况改善后,再行考虑放疗或手术治疗。

诊断:喉菌(声门型喉癌,高分化鳞状细胞癌,T2N0M0期)。

辨证:肺热痰凝,瘀结喉窍证。

治法:治宜先清肺泄热,化痰散结,攻下存阴,引火归原;继则养阴生津,健脾润肺。

处方:利咽清金汤合益气解毒汤加减。

白花蛇舌草50g,半枝莲、猫爪草各20g,重楼、山慈菇、山豆根、射干、北沙参、生川军(后下)各15g,玄参12g,天花粉15g,黄连、半夏、莪术各10g,生栀子12g,桔梗10g。每日1剂,水煎温服。

同时予静脉注射葡萄糖、氨基酸、电解质等补充营养,维持水电解质平衡。

二诊(上方服用5剂后):喉部疼痛明显减轻,声嘶有所改善,可进少量流质饮食,精神好转,头晕减轻,大便频,便下泡沫状黏条样物极多;舌质红,苔黄白少津,脉沉数。考虑痰热瘀毒仍甚,需继续延续上法,故微调上方治之。

处方:半枝莲、猫爪草各20g,重楼、山慈菇、射干各12g,黄连、半夏各10g,生甘草5g,白花蛇舌草50g,山豆根、北沙参各15g,玄参12g,天花粉15g,莪术10g,生栀子12g,桔梗10g,女贞子15g。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温服。

予静脉输液维持水电解质平衡,院内制剂养阴清咽袋泡剂作茶饮。

三诊(连服5剂后):患者一般情况及发音进一步好转,喉部疼痛减轻,精神好转;舌质稍红,有裂纹,脉微数。目前患者痰热瘀结之状改善,渐现气阴虚弱之象。治宜清热解毒散结,益气养阴生津,予以益气养阴解毒方加减。

处方:黄连、半夏、射干、重楼、山慈菇、地龙各10g,黄芪30g,北沙参、天花粉、土茯苓、浙贝母、玄参、天冬、麦冬各15g,生甘草5g。每日1剂,水煎温服,分2次服。

予静脉输液维持水电解质平衡,院内制剂养阴清咽袋泡剂作茶饮。

四诊(连服7剂后):病情趋于稳定,颈部疼痛明显减轻,可进半流质清淡饮食,大便稍黏滞,口咽稍干,夜欲饮水,仍时感头晕气短;舌质稍红,右脉濡。患者病情趋于稳定,虽气阴未复,但岩块未去,考虑继续益气养阴、解毒散结,在固扶正气基础上,可以结合放射治疗,以消除岩病,杜绝其进一步发展。虽然可能再现前期之热毒耗伤阴津正气之变,但在中药增敏减毒辅助治疗之下,患者应该能够耐受。遂以三诊方为基础,加强养阴生津之法,开始配合放射治疗。

处方:黄连、半夏、射干、地龙各10g,黄芪30g,枸杞子15g,生甘草5g,北沙参、石斛、天冬、玄参、麦冬各12g,天花粉、黄精、太子参各15g。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温服。

同时予院内制剂养阴清咽袋泡剂作茶饮。

患者服用上方,能够耐受放疗,直至放疗按计划结束,未再出现明显放疗反应。电子喉镜检查证实,局部病灶基本平复,未出现新的病灶,亦未发生转移之变。放疗结束后的康复治疗期间,患者继续以四诊方随症加减服之,诉病情逐渐改善,全身情况逐渐好转,渐能自由活动。

半年后随访,患者全身状况可,局部瘤体基本消失,虽声带暗红肿胀,但活动可,发生功能明显改善,能够从事简单工作。

按语:癌症患者放射治疗的副反应及其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,一直是困扰医生和患者及其家属的重大问题。部分患者甚至可能因此而不能坚持按计划完成放射治疗,以致无法控制肿瘤进展。此时患者体质非常虚弱,生活质量甚差,抗病能力低下,肿瘤进展将会较其自然病程更为迅速。利用中医药扶正祛邪之法改善患者全身状况,同时对放射疗法发挥减毒增效效应,可能增强患者的放疗耐受性,获得针对肿瘤的预期治疗效果。本例患者的治疗过程,充分说明了这类中西医结合疗法的可行性和有效性。田道法一直强调中医药应用于肿瘤患者应更着重于扶助正气,为其抗癌疗法的实施奠定基础;尤其是益气解毒之法,诚能担此重任。待放疗过程中出现热毒伤阴之象时,继以益气养阴解毒治法随之并依症加减,当可助患者度过放疗难关,获得消瘤或控制之效,证如本例所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