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道法 >> 特色病案 >> 详细内容

喉菌(喉癌)案 1

 

蔡某,男,62岁。

初诊(2005年9月28日):主诉声嘶、咳嗽5个月,伴颈部包块2月余。患者5月余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声嘶、咳嗽等不适症状,2月余前症状加重,并见痰中带血,发现左侧颈部坚硬无痛性包块,呼吸尚可。现症见:咽喉疼痛,声音嘶哑,咳声低弱,神疲乏力,口苦咽干,吞咽不利,妨碍进食,头晕目眩,胸胁胀痛;舌燥苔薄黄,脉弦细。查体全身一般情况尚可,左侧颈动脉三角区扪及2cm×1.5cm大小包块,坚硬,活动性差,无压痛。电子喉镜下见左侧喉腔肿物粗糙,并见咽侧壁、左侧梨状窝以及会厌舌及喉面、双侧声带、杓会厌襞、杓区、声门下1cm气管前壁均有广泛菜花样新生物生长。活检会厌舌面新生物病理为高分化鳞状细胞癌。胸片、腹部B超未发现转移灶。患者拒绝手术,选择放疗辅以中医药治疗。患者平素嗜食烟酒多年且量甚大,并喜好煎炸食物。

辨证分析:患者素嗜烟酒并喜好煎炸食物,容易出现中焦积热,痰湿积聚,诱发伏邪为患,致气机不利,挟热上熏喉窍,气血痰湿凝结喉窍,日久变生癌肿,声户开合不能,故声音嘶哑;气血凝滞,郁而化火,故咽喉疼痛;痰湿火热上壅喉窍,瘤体脉络受灼而易血溢脉外,故痰中带血;气郁不舒,痰湿结胸,故胸闷胁痛;舌燥苔薄黄,脉弦细,皆为肝郁化火之征。

诊断:喉菌(贯声门型喉癌,高分化鳞状细胞癌,T4N1M0,Ⅳa期)。

辨证:痰湿凝聚,火热结喉证。

治法:泄热解毒,化瘀散结。

处方:柴胡清肝汤合益气解毒汤加减。

黄连10g,土茯苓15g,浙贝母15g,地龙10g,半夏10g,半枝莲20g,重楼12g,牡丹皮10g,栀子10g,芍药12g,郁金12g,生甘草5g,山豆根12g,射干10g,白花蛇舌草30g。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温服。

嘱患者清淡饮食,保持口腔清洁。

二诊(上方服用16剂后复诊):患者诉声嘶仍存,但口苦症状减轻,头晕目眩、胸胁胀痛现象较前缓解,食欲欠佳,伴有咽痛。唇舌色泽较暗。检查示颈部左侧颈动脉三角区包块稍缩小。电子喉镜下见咽喉黏膜红肿,左侧扁桃体下极、喉咽侧壁、左侧梨状窝以及会厌、双侧声带、杓会厌皱襞、杓区、声门下颈段气管前壁新生物显示有所缩小,表面附有薄层白色伪膜状物。舌质淡红,苔薄黄,脉弦细偏数。

喉癌患者放疗中,已现耗气伤津之证,故立法以益气养阴固其本,化痰散结治其标。故仍以上方为基础,加强益气养阴之品。

处方:西洋参10g,沙参12g,枸杞子15g,麦冬10g,白芍15g,天花粉15,桔梗5g,玄参12g,射干10g,黄连10g,地龙10g,白花蛇舌草30g,山豆根10g,生黄芪20g,生甘草5g。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温服。

三诊(连服6剂后):患者诉咽干痛不适,进食状况稍有改善,声嘶稍有好转,舌淡苔黄,脉弦偏数。检查示会厌、咽侧壁、杓区、声带肿物较前消退,颈部包块明显缩小。考虑到患者放疗反应仍存在,目前患者主要是略显气短气喘,语言低微,此乃气血虚弱表现,当于前方基础上进一步加强补气养血。

处方:太子参15g,沙参15g,枸杞子15g,白芍15g,天花粉15,桔梗5g,射干10g,地龙10g,生黄芪20g,生甘草5g,白术10g,玄参12g,麦冬15g,玉竹15g,莪术10g,白花蛇舌草30g。每日1剂,水煎,分2次温服。

四诊(连服8剂后):咽干痛、纳差等症状缓解,咳嗽明显好转,二便尚可;舌浅暗,苔薄黄,脉弦细。检查示肿物消退加速,咽喉黏膜肿胀明显,肿大淋巴结明显变小。考虑到患者症状改善,治疗有效,精神状态继续好转,声音嘶哑和喉部不适明显减轻,故用益气养阴汤加减继续补益患者正气,改善脏腑功能。

处方:桔梗10g,甘草6g,射干10g,浙贝母10g,白花蛇舌草30g,白芍15g,玄参12g,麦冬12g,麦芽15g,神曲10g,山楂10g,黄芪30g,玄参12g,枸杞子15g,黄连5g。每日1剂,水煎温服,分2次服。

五诊(连服6剂后):身体状况明显增强,体力较前恢复,呼吸平稳,声嘶有所改善,食欲增进,二便尚可;舌淡苔薄黄,脉弦细。检查示喉咽黏膜红肿减轻,肿物消退明显,喉腔较前宽敞,颈部淋巴结明显变小。考虑患者目前放疗结束不久,处于带瘤生存状态,仍需要继续提高生活质量,并进一步控制病情,防其反复或出现转移。故仍以四诊方加减长期服用,嘱其定期随诊。

按语:放化疗治疗喉菌,往往在抗肿瘤的同时耗竭人体气血阴阳,导致患者衰竭而亡。因此,临床上配合中医辨证治疗,可以调整机体的阴阳气血和脏腑的生理功能,强化体质,减轻各种不良反应,提高生活质量,巩固疗效,更好地预防疾病的复发和转移。本案患者在中西医结合治疗后,肿大淋巴结趋于消失,原发病灶得到较好的控制且较前有所消退,精神状态较前好转,嘶哑和喉部不适明显减轻,属于带瘤生存状态,需要继续治疗以改善病情,防其转移,并提高生活质量。按既定方针继续治疗并随访3年,患者一般情况尚可,喉部病变进展缓慢,处于控制状态下,肿大颈淋巴结未见增多,未出现远处转移。本例局部晚期患者经放射疗法结合益气养、解毒散结之中医治疗,病情得到较好控制,其疗效应该是比较理想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