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道法 >> 特色病案 >> 详细内容

舌菌(舌癌)案 1

 

梁某,男,43岁。

    初诊(2008416):主诉舌癌放疗后8个月。患者8个月前因咽痛去当地医院就诊,诊断为急性咽炎,对症治疗无效,仍感咽痛且有异物感,伴声音嘶哑,进一步检查发现舌根及会厌间有一灰白色、表面不平滑、质硬、大小约3cm×4cm的新生物。遂转某肿瘤医院就诊,取活检诊断为弥漫型非何杰金淋巴瘤。确诊后接受放射治疗,疗后舌根部肿瘤缩小至花生米样大小。放疗结束2周后,自觉咽部又有梗塞感,复查发现舌根部肿瘤又长至大拇指样大小,遂进行化疗治疗;化疗结束2周后,白细胞计数下降明显,并呈进行性下降,且2月余后舌根部肿瘤继续生长至3cm×4cm×4cm大小。经该院相关专科专家大会诊,一致认为放疗已达极限剂量,因白细胞太低又无法进行化疗,外科手术风险较大且疗效难以保证。建议先升白细胞,再进行化疗。予以升白细胞治疗2月余,一直未有明显效果,慕名来田道法处就诊。现症见:形体消瘦,面色灰黯而两颧红赤,时有潮热汗出,感腰背酸痛,全身乏力,甚则连坐姿都难以保持,动则气喘吁吁,时感胸闷心悸,声音嘶哑,咽喉阻塞感明显,唇舌干燥而欲饮不多,进食困难,大便先干后溏;舌红绛无苔,舌光如镜,脉细弱而数。查体:形体消瘦,面色灰黯,两颧红赤,呼吸加深加快,磨牙因放疗而脱落;舌面光滑,舌根处见3cm×4cm×4cm大小灰白色新生物,表面不光滑,质硬;颈部未触及明显肿大淋巴结。实验室检查:白细胞计数2.11×109/L。颈部B超未见明显肿大淋巴结。胸片及腹部B超未见转移灶。

辨证分析:系舌癌放化疗后患者,机体受放化疗损伤极大,以致于岩病固有之气虚染毒基础上,更显热毒炽盛,气阴亏虚,故而出现两颧红赤,全身乏力,气喘呼呼,时而潮热汗出等症;热毒搏结于口窍,痰热瘀结于舌根而成岩,致唇舌干燥,咽喉梗阻;热毒熏蒸营血致虚瘀,无法营润机体,又因岩毒及放化疗所致胃之气阴亏虚,因而形体消瘦,面色灰黯,全身乏力,时感胸闷心悸;舌红绛,苔光如镜,脉细弱而数,均为热毒炽盛、气阴两虚之征。

诊断:舌菌(舌根弥漫型淋巴瘤,T3N0M0,Ⅲ期)。

辨证:热毒炽盛,气阴两虚证。

治法:清热解毒,益气养阴。

处方:益气养阴解毒汤加减。

黄芪30g,党参15g,川贝母、黄连、鸡内金各10g,鲜石斛20g,麦冬、山慈菇、蚤休、射干、地龙、郁金各12g,荞麦根30g,炒谷芽、麦芽各15g,甘草6g。予以30剂,日1剂,水煎,分4次温服。

配合静脉输液补充营养,维持水电解质平衡等对症支持治疗。

二诊(2008521):服药后精神略有好转,已能进食2两稀饭,余症仍同前;舌红绛,苔光如镜,脉细弱而数。其证依然为热毒稽留、气阴两虚,仍予前法前方加减治疗。

处方:黄芪40g,太子参15g,川贝母、鲜石斛、黄连各10g,龟板、鳖甲、白扁豆各20g,射干、蚤休、山慈菇、麦冬各12g,鸡血藤30g,炒麦芽、枸杞子各15g,甘草6g。予以7剂,每日1剂,水煎,分4次温服。

配合静脉输液补充营养,维持水电解质平衡等对症支持治疗。

    三诊(2008528):服药后食量复增,已能在家中散步,面色较前红润,胸闷心悸好转,瘤体未见增大,余症同前。舌红,苔光,脉细弱。患者胃气转强,气阴渐复,于清热解毒、益气养阴执法之上,加重祛瘀化痰散结之品

    处方:黄芪、白花蛇舌草各50g,太子参30g,麦冬、莪术、地龙各15g,半夏、蚤休、射干、山慈菇各12g,鸡血藤、荞麦根各30g,黄连10g,全蝎6g,壁虎3条,生甘草5g。予以30剂,每日1剂,水煎,分4次温服。

四诊(20091128):从三诊至今,一直服用上方加减化裁,患者体重渐增,体力渐复,能稍事活动,并坚持每天早晨于公园锻炼身体,水饮二便渐趋正常,咽中仍有不适感,其余诸症皆明显好转,瘤体有缩小趋势。复查白细胞计数,已上升至4.15×109/L。患者继续中药治疗。虽病情得到有效控制,但气阴亏虚、痰瘀凝结仍存,继续治以益气养阴,祛痰化瘀散结。

处方:生黄芪40g,太子参20g,补骨脂、麦冬、生地、玄参各15g,炙龟甲、薏苡仁各20g,天葵子、半夏、蚤休、山慈菇各12g,桔梗、全蝎、生甘草各6g,壁虎4条,穿山甲10g。每日1剂,水煎,分4次温服。

患者连续服用上方2月余,后又间歇服用本方,坚持每天锻炼,症状大部消失,已能正常生活,瘤体变小,处于带瘤生存状态,能进行轻量劳动。

按语:当患者年纪较轻时,在临床疗效期盼以及生活要求上都要较老年患者更高。本案患者在进行放化疗后,运用中医药辨证治疗能够让患者带瘤生存,使疾病对生活的影响最小化,甚至能让患者继续其职业生涯,不论对其身体、精神以及家庭生活都有较大帮助,这是值得此类病案广泛借鉴的。本案具体治法可分三步:首用益气阴、养胃气,促使其食欲增加,体质改善,保命治病;再用清热解毒、软坚散结之法为主,捣巢治病,祛邪养命;至正复邪挫后,用扶正祛邪之法,以康复强身。用药方面遵中医辨证施药的原则,并结合现代药理研究,选用既有软坚散结之功,又对淋巴瘤有直接抑制作用的药物,如蚤休、壁虎、山慈菇、天葵子、龟甲等。要注意的是,若疗程较长,须时时顾护胃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