旷惠桃 >> 名师教学 >> 详细内容

略论《金匮要略》虚劳病治疗特色(三)

(三)注重扶阳 调动机体生化之力

《内经》云:劳者温之。温,乃温养之义,非温热竞进之谓。仲景遵《内经》之旨,治虚多投甘温之剂,调治虚劳,注重扶助阳气。小建中汤、黄芪建中汤、桂枝龙牡汤性偏于温,但由于方中阴阳相配,故温而不燥,和而不刚;肾气丸纳桂、附于滋阴剂中十倍之一,意不在补火,而在微微生火,功能从阳补虚,又无温燥之害。甘温之品,既是补养剂,也是兴奋剂,能兴奋机体脏腑功能,调动机体生化之力,使阳生阴长,气充血足,虚劳可望平复。其意在寓补于调动机体生化之力中。

仲景治虚劳注重扶助阳气,尤其重视脾肾之阳。如小建中汤、黄芪建中汤温建中阳;桂枝龙牡汤、肾气丸则善调补肾阳。因肾为先天之本,是真阳之寄托;脾为后天之本,乃气血之化源。且肾为水脏,得阳始升,脾为阴脏,得阳始运。脾肾之阳振奋,则气血源源自生,脏腑经络得养,则生命功能旺盛。如虚劳里急,悸,衄,腹中痛,梦失精,四肢酸痛,手足烦热,咽干口燥等一系列阴阳两虚重证,仲景不从阴阳双补论治,而从调理脾胃,温建中阳着手,其旨正在求阴阳之和于中气(阳)之中,求虚劳之复于化源之中。

虚劳病至后期,多累及于肾,所谓久病及肾是也。虚劳症见少腹弦急,阴头寒,下利清谷,亡血失精等,多与肾虚有关。徐忠可说:惯于失精则肾虚⋯⋯(肾)虚不能固气而清谷不能固血而血亡,不能固精而精失。用桂枝龙牡汤或天雄散扶肾中之阳以摄外泄之阴。至于虚劳腰痛,少腹拘急,小便不利,乃肾阳虚弱不能温其外府,难以化气利水之故。用肾气丸补阴之虚以生气,助阳之弱以化水,肾阳振奋,气化复常,则诸证可平。仲景治虚偏重调补阳气之举给后世以很大的影响,薛己、景岳、赵养葵、李中梓等均主张温补治虚。而李中梓更明确指出虚证多为脾肾所主,并认为补虚就是温补脾肾,从而将温补与脾肾紧密联系在一起。此观点,无疑是对仲景以扶阳,尤其是扶脾肾之阳为治虚根本大法论点的进一步阐发。

仲景治虚注重阳气还体现在处方用药不损伤阳气一面。如虚劳虚烦不得眠,仲景不用苦寒降火之剂,而创甘寒养阴之酸枣仁汤;治虚劳不足、脉结代等用炙甘草汤,以较多养阴益血之品如生地、麦冬、阿胶、麻仁等,伍辛温之生姜、桂枝,既有阳中生阴之意,又可避免阴凝伤阳。从全篇各方来看,均免用寒凉伤阳之品,这亦不失为保护机体阳气之重要一着。后世张景岳所谓大抵实能受寒,虚能受热,所以补必兼温,泻必兼凉,以及张杲《医说》虚劳不得用凉药等论,均是对仲景这一用药特点的发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