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昭玲 >> 名师教学 >> 详细内容

尤昭玲教授中医治疗月经病的特色与优势

尤昭玲教授系湖南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,国家第四批名老中医。从事妇产科临床、 教学、科研工作40余年,在月经病诊疗方面有丰富的临床经验,具有鲜明的中医特色与优势,笔者随导师在国家名医尤昭玲妇科工作室临诊多年,获益匪浅,现将心得体会小结如下,以饷同道。

调经必行气血   

     尤昭玲教授顺应妇女的生理特点,“女子以血为主”,血是月经的物质基础,经孕产乳均以血为用,易耗损机体阴血,妇人之身有余于气,不足于血,而气血之间又有“载运”和“统帅”的关系,因而月经的病变,虽有寒、热、虚、实等的不同,治之当有温、清、补、泻之分,但其终归的目的,仍在调理气血,使之平和。尤昭玲教授在对月经病的治疗中特别重视行气养血。尤昭玲[1]教授认为“女子经血宜行,絲毫不可壅滞”而强调行气的必要性,认为“调经必以行气为先也”,“妇人经水不调,多因气郁所致”,“妇人多气 ,以身居闺帷,性情不能舒畅,兼之忧思忿怒,执傲妒忌,肝火无时不动,每每郁结,以致月事不调”,故行气主要以舒肝为着眼。因肝藏血,司血海,主疏泄, 肝气宜于条达而恶抑郁 ,肝气失于疏泄,则影响肝之藏血功能,而导致月经异常。与古人“调经肝为先,疏肝经自调” 及“调经不先理气,非其治也”之论不谋而合。在行气解郁之时,重视养血以固本,如尤昭玲教授每在养血的基础上加香附、木香、佛手、乌药之属以行气开郁,认为如此则血自流通。养血从不过用滋润药品,在调经中尤昭玲教授善用四物汤,《医方集解》曰:“当归甘温人心脾,能养营活血,为血中之气药,能通血滞,补血虚,生血为君;生地甘寒人心肾,滋血养阴为臣;芍药酸寒人肝脾,敛阴为佐;川芎辛温人手足厥阴,润肝燥而补肝阴,升清阳而开诸郁,通上下而行血中之气为使也”四物汤能养血兼行气滞,充分体现了养血结合行气的思想。 

贵在调肝理脾 

     《灵枢·五音五味》曰:“妇人之生,有余于气,不足于血,以其数脱血也。”由于气血之间是相互依存、相互滋生的,伤于血,必影响到气,伤于气,也会影响到血。肝主血液的储藏与调节,血液化生之后,除营养周身外,均藏于肝。肝血有余,下注血海,变化而为月经;冲脉之气盛,肝气疏泄有序,血脉才能流通,月事才能以时而下。肝藏血及主疏泄功能的正常是月经正常的基础,故有 “女子以肝为先天”的说法。《女科经纶》云:“妇人经水与乳,俱由脾胃所生。”故脾胃健运,则生化有源,血循常道,脏安脉通,血海充盈 ,月事正常。若脾气不足,则冲任不固,血失统摄,可致月经先期、月经过多、崩漏等;若脾虚血少,化源不足,冲任血虚,血海不按时满溢,可致月经后期、月经过少、闭经等。故临床有“治血先治脾”之说。尤昭玲教授认为月经病贵在调肝理脾,调畅气血为重点,如肝气郁滞者,以四逆散、逍遥散为主方加减。血瘀者,以少腹逐瘀汤、桃核承气汤为主方加减。肝血不足者,以四物汤、二至丸为主方加减。月经量多,或崩或漏,虽然原因非一,但大量出血时又当先治其标,常加艾炭、仙鹤草、乌贼骨、炮姜炭、茜草炭等药,从而达到治愈并降低复发率的目的。

以肾为本,疏郁化瘀,治疗月经量少  

    尤昭玲教授认为女人如花似水,以肾为根,以血为本。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曰:“女子七岁肾气盛 ,齿更发长;二七天癸至,任脉通,太冲脉盛,月事以时下, 故有子,…… 五七阴阳脉衰, 面始焦,发始堕;……七七任脉虚,太冲脉衰,天癸竭,地道不通,故形坏而无子也”。说明了肾主宰着人体的生长发育和生殖功能的成熟和肾衰。月经的产生是肾气一天癸一冲任一胞宫协同作用的结果。 肾为先天之本,元气之根,藏精,主生殖。肾所藏之精即为生长发育和内分泌的源泉,肾精所化精血为胞宫的行径提供物质基础。“经水出诸肾”,肾为先天之本,主封藏,月经出现周期性的藏泻,是肾阴肾阳转化,气血盈亏的变化结果。故肾与月经关系密切。大凡月经失调之病多以肾的功能失调有关。《傅青主女科》曰:“盖以肾水之生,原不由于心肝脾;而肾水之化,实有关于心肝脾。”即肾水生化,充盈血海,使经血应时而下与心肝脾的功能正常密切相关。“倘心肝脾有一经之郁,则其气不能入于肾中,肾之气即郁而不宣矣。”心肝脾郁结瘀滞最终都会导致肾水生化宣泄异常,进而在行经时经量减少。尤昭玲教授拟订了补肾养血、疏郁化瘀的根本治法。临床上该病多以虚证及虚实夹杂为主,单纯实证极其少见,加之经期以“泻”为主,气血易有所亏损,因此导师在治疗时补肾养血、疏郁化瘀并重施治。补肾以长先天之精,化生肾水,补给先天物质基础,充盈血海;女人以血为本,养血以顾其根本,维持血海满盈;疏通心脉瘀滞,心气下通,心肾相交,顺畅血流;疏解肝郁,通达气机,气血正常下行;化脾之郁结,则水谷精微得以输布,以补养先天之肾精生化气血。此法通补兼施,通而不伤气血,以静养动,以动制静,动静相宜。自拟补肾活血调经之药方,其组成为:熟地、当归、川芎、赤芍、白术、泽泻、大血藤、鸡血藤、红花、凌霄花、旋覆花、三七花、吴茱萸、益母草、香附、牛膝等。该方以四物汤为基础加减,补血养血。在临床运用中取得较好疗效。

清热化瘀、滋阴止血调治崩漏 

        尤昭玲教授认为崩漏之主要病机不外乎以下三个方面:气虚、血热、瘀阻。气为血之帅,血为气之母。气能行血,气亦能摄血,气又依赖血的运载才能发挥作用。妇人以血为本,而经带胎产无不耗伤阴血,流产、上环等均可损伤冲任之脉。《灵枢》云“ 冲为血海,任为阴脉之海”,冲任不调,阴血亏损,以致机体处于气血相对不足的状态。血虚可导致气虚,气虚则无权摄血,而致出血诸症,如此更加重了血虚,形成了因果相干、气血两虚的恶性循环。血得热则行,得寒则凝,故妇科之血证,与热邪为患尤为密切。孙思邈提出了瘀血导致崩漏的观点。云:“瘀血占据血室,而致血不归经。”李杲在《东垣十书·兰室秘藏》中提出:“妇人血崩是肾水阴虚不能镇守胞络相火,故血走而崩也。” 清代著名医家傅山曰:“冲脉太热而血即沸,血崩之为病,正冲脉之太热也,冲脉为血海,实即子宫太热,而致破妄行。尤昭玲[2]教授根据崩漏之虚、热、瘀病机特点,治以清热化瘀、滋阴止血,临床上常用四草汤随症加减治之。组成:仙鹤草30g,马鞭草10g,旱莲草20g , 鹿衔草10 g。仙鹤草长于补虚、收涩止血;马鞭草长于凉血、活血、止血;旱莲草长于滋阴、 活血止血;鹿衔草长于温经、活血、止血,四草合用,融止血药于一炉,兼有清热、滋阴、化瘀、补虚之功效,且鹿衔草性温能防马鞭草、旱莲草之寒凉,故四草配伍,活血而不动血, 止血而不留瘀,凉血而无寒凝之弊,祛瘀而无伤正之忧,适用于因虚、瘀、热等各种原因所致崩漏之病证。

滋养肝肾,养血调经治疗闭经 

       根据闭经肝肾不足之病机本质,而从肝肾论治。尤昭玲[3]教授认为闭经只有立足于以补益肝肾养血为主,方可从根本上达到调经的目的,促使月经周期恢复正常,切忌妄行攻破,同时妇女以血为用,妇女的经、孕、产、乳的生理活动,是与血的盛衰、盈亏、通闭息息相关。故滋养肝肾,养血调经是治疗闭经的最基本法则。导师经过长期实践总结经验方为:川芎、杭芍、当归、熟地、山茱萸、女贞子、龟板、牛膝、牡蛎、丹参、鸡血藤、苏木、益母草。《成方便读》言 :“地黄入肾,壮水补阴,白芍入肝,滋阴益血,二味为补血之正药。然血虚多滞,经脉隧道,不能滑利通畅,又恐地、芍纯阴之性,无温养流动之机,故必加以当归、川芎辛香温润,能养血而行血中之气者以流动之 ”。山茱萸、女贞子、龟板、牛膝、牡蛎滋补肝肾之精,取静补能生水之意,丹参、川芎、鸡血藤、苏木、益母草活血通经,为动药,补中有通,动静结合气机调畅,血脉通利,化源充足,血海充盈,则月事以时下。诸药合用,共奏养血调经、滋养肝肾之功。 

        总之,在月经病治疗中,尤昭玲教授以整体观念为基础,辨证论治为立本,在临床实践中注意整体与局部,主症与兼症,病症结合,恰当选方用药,调和阴阳,使正气恢复,机体安和,阴平阳秘,冲任健旺,月经之病即除,应期来潮,具有鲜明的中医特色与优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