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昭玲 >> 名师教学 >> 详细内容

尤昭玲教授从脾胃论治妇产科疾病特色探析

李东垣在《脾胃论·脾胃虚实传变论》中说:“元气之充足,皆由脾胃之气无所伤,而后能滋养元气,若胃气之本弱,饮食自倍,则脾胃之气既伤,而元气亦不能充,而诸病之所由生也。”《妇人规》云:“血气之化,由于水谷,水谷盛则血亦盛,水谷衰则血亦衰,而水谷之海又在阳明。”说明元气的充足及气血的化生与脾胃的功能密切相关。导师尤昭玲教授治疗妇科疾病,将“重脾胃”之说一以贯之,几乎80%的药方均有党参、黄芪、白术等健脾胃之药,盖脾为后天之本,气血生化之源。妇女以血为本,以气为用,妇女的经、带、胎、产、乳等生理特点与脾胃有密切的联系。现将笔者在囯家名医尤昭玲教授妇科工作室就导师从“脾胃论”治妇产科疾病经验总结如下。

1 月经病,贵在扶脾调经

《女科要旨·调经》曰:“虽曰心生血,肝藏血,冲、任、督三脉俱为血海,为月信之源,而其统主则惟脾胃,脾胃和则血自生,谓血生于水谷之精气也......”,《景岳全书·妇人规》论及调经之要时谓:“贵在补脾胃以滋血之源”。月经的主要成分是血,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,血的生成和运行有赖于脾胃的生化,依靠脾主统血的作用。若脾气虚弱,统摄无权,冲任失约,血不循常道而外溢,妇人则见月经先期、月经过多、经期延长、崩漏等妇科疾病。导师临证重在扶脾调经,扶脾在于益血之源或统血,以健脾益气或健脾升阳除湿为主,脾气健运,生化有源,统摄有权,血海充盈,月经的期、量可正常。用药不宜过用辛温或滋腻之品,以免耗伤脾阴或困阻脾阳。当然,月经病多种多样,病证寒热虚实错杂,在重脾胃的同时需灵活辨证论治,才能获得调经最佳疗效。

2 带下病,首重健脾化湿

带下过多是以湿邪为主因的常见疾病,其病机为任脉不固,带脉失约。素体脾虚,或饮食所伤,或劳倦过度,或忧思气结,损伤脾气,脾虚聚而成湿,流注下焦,伤及任带而为带下过多。《女科撮要》提出带下过多乃由脾胃虚损、阳气下陷所致,主张健脾升阳止带。《傅青主女科·带下》认为“带下俱是湿证”。导师临床诊治重于健脾益气除湿,常用党参、白术、山药、甘草健脾益气,升阳除湿。

3 妊娠病,必用益气载胎

导师认为,脾虚则气血生化乏源,胎失所养;且脾气主升,气能载胎,中气升提有力,胎儿才能正常发育而不致堕胎。傅青主亦指出:“脾健则血旺而荫胎。”若脾虚化源不足,胎失所养,则可导致胎漏、胎动不安,甚至滑胎。赵献可《邯郸遗稿·卷三》曰:“胎茎系于脾,犹钟之系于梁也,栋柱不固,栋梁必挠,所以安胎必须固肾,使肾中和暖,始脾有生气。”导师临床诊治时必以党参、黄芪、白术为主药,且加山药、莲子、莲须等脾肾双补之品,其寓意不在健脾,而重在补气,疏得一分气,养得一分胎。

4 产后病,重在健补脾胃

由于分娩用力、出汗、产创和出血,而使阴血暴亡、虚阳浮散,变生他病,易致产后血晕、产后发热,产后大便难,产后小便淋痛、产后血劳等。多虚多瘀是产后病发生的基础和内因。产后三审中亦提出再审乳汁的行与不行和饮食多少,以查胃气的强弱。《景岳全书·妇人规》云:“产后气血俱虚,诚多虚证。”《女科经纶·卷五》引陈良甫曰:“产后元气大脱,新血未生,概以大补气血为主。”故导师治疗产后病,时时顾护胃气,照顾气血。鉴于产后多瘀,因此应用补养方药时须注意勿留瘀。

5 癥瘕,顾护培补正气

导师认为癥瘕的发生,主要是由于机体正气不足,风寒湿热之邪内侵,导致脏腑功能失常,气机阻滞,瘀血、痰饮、湿浊等有形之邪凝结不散,停聚下腹胞宫,日月相积,逐渐而成。由于病程日久,正气虚弱,气、血、痰、湿互相影响,故多相互兼夹。《中藏经》曰:“积聚癥瘕皆五脏六腑真气失,而邪气并,遂乃生焉。”导师临床诊治子宫肌瘤、卵巢囊肿、子宫内膜异位症结节包块、盆腔炎性包块、盆腔结核性包块,必用党参、黄芪、白术、红景天、绞股蓝等培补正气,恢复机体正气,同时结合活血化瘀、化痰软坚散结、理气行滞之品,扶正祛邪、攻补兼施,使祛瘀不伤正。

6 不孕症,经期健脾泄利,经后滋血助膜养泡

导师在经期无论患者有无脾虚或湿盛之象,均用党参、黄芪、白术等健脾之品,此为导师经期用药独具匠心之处。经血之中,“水”是重要的组成部分,故又有“经水”之说,所以为促经血排泄,以利除旧布新,必须在活血调经药中加入健脾泄利之品,益气行血,因势利导,以防因经血排泄不畅,而生“滞”留“瘀”,使胞宫脉络顺畅,盈满之血依时而下,且针对原发痼疾或病证,在黄金治疗时间段适时、有效治疗。经后卵泡生长尚需后天脾胃水谷精微的充填与滋养,泡要速长、膜要柔韧,津髓充养必不可少,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,且脾胃健运,有助于气血活动,这是从另一方面来体现促气血活动的,而气血的活动,亦有助于重阴转阳,助卵泡排出。导师临床常选用党参、黄芪、白术、黄精、山药、莲子等滋血助膜养泡。

综上所述,治疗妇科疾病,调理脾胃功能至关重要。妇科名家傅山认为“脾胃一病,五乱并作”。脾胃功能的失调,除了可以直接引起妇科的经、带、胎、产、乳等病之外,亦可导致肝肾、冲任功能的异常,加重病情。正确而灵活地运用脾胃学说,从调理脾胃入手,改善脾胃的功能,从而更好地起到“调经,养胎,种子,止带”的作用,故调理脾胃的方法,在妇科疾病的治疗中应得到重视及应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