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昭玲 >> 名师教学 >> 详细内容

尤昭玲教授安胎重心、脾、肾

    尤昭玲教授认为胎漏、胎动不安其主要病因为肾虚、胎元不固;或脾虚、气血不足、不能滋养胎元,使胎元不固;加之患者因担心妊娠腹痛、阴道出血损及胎儿易致心烦、心神不宁故认为心、脾、肾与胞胎间关系最为密切;临证从心脾肾三脏着手,安胎主方以桑寄生、菟丝子、山药、山茱萸、苎麻根等为主。若口渴、心烦、夜眠欠安、舌红者,加栀子、黄芩、莲心等;便秘加首乌;少量阴道出血无腹痛腰酸等不适加莲子以健脾固胎,阿胶补血止血、滋阴润燥;腹痛加白芍,配甘草以缓急止痛;若见出血伴腹胀,则补气安胎,加用西洋参、黄芪、白术等;若见出血伴腰酸痛,系肾虚不能固胎,应补肾安胎,可加川续断、寄生、枣皮、金樱子等;若出血伴心烦、口苦、口干,因“胞脉者上系于心”、“心主定神,肾主定精”,故心神宁静,心肾相济才能固摄胎元,宜宁心安胎,可加钩藤、枣仁等。
 1.心为君----主万物生息
   心五行属火,为君主之官,为一身之主。心为阳中之太阳,犹空中红日,离照当空,阴霾消失,普照大地,万物赖之以生长,所以《素问·灵兰秘典论》指出“心明则下安。”心主血,《素问·评热病论》指出:“胞脉者,属心而络胞中”,心阳、心血通过胞脉下注胞宫,温煦、滋养胎元。

2.心暖脾肾助养胎元----离照大地助生万物
   心血来源于脾土所运化之水谷精微,只有脾气健旺,运化正常,水谷化为精微并上奉于心,心才能将丰富的精微物质化赤而生成血,而心火下降,温暖脾土,脾土得温,才能运化水谷精微,才能“浊气归心,淫精于脉”;另外心火下行以温肾,肾阳得充,则蒸腾肾水上济于心,肾水足则能吸引心火下降,心血亦随之而下,滋养胎元。《傅青主女科》云:“胞胎系于肾而连于心,肾气固则交于心”,心肾两交,胎元才能得到两者共同的温养。而脾居中焦,中焦为一身之枢纽,交通上下,只有脾运正常,中焦得通,心肾才能上下交通,水火既济,脾土又能得到心肾共同的温煦而行使其运化之职。因此心亦能助脾肾养胎,且自身亦行养胎之职。若心失其职,则天下阴霾满布,天气不降,地气不升,雨露不施,万物则失去生存的环境而生命无以延续,如《素问·灵兰秘典论》指出:“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也”。

3.脾属土为母----土生载万物
   脾五行属土,为后天之本,主运化,为气血生化之源。土乘坤静之德,能化生万物,为万物扎根之基。妇人妊娠,胎在腹中,犹万物始萌于土。妊娠以后,胎元全赖母之气血以滋养,而气血又靠脾胃运化之水谷精微所化生。在《济阴纲目·论胎前脾胃气血为要》中生动地描述到:“食气于母,所以养其形,食味于母,所以养其精,形精为滋育,气味为本。故天之五气,地之五味,母食之而子又食之,外则充乎形质,内则滋乎胎气。”因此养胎全在脾胃,如《胎产指南》指出:“凡孕妇脾胃旺而血气充,则胎安而正,产子精神而寿。”因此白术以其健脾除湿之功而被医家奉为养胎之圣药,如《金匮要略》当归散、白术散。若脾胃弱,饮食少,气血无生化之源,胎元无所养而有坠堕之虞,所以胎不安首责脾土,如《傅青主女科》在妊娠篇中指出“脾胃之气虚,则胞胎无力,必有崩坠之虞。”《万氏妇人科·胎前章》也指出“养胎全在脾胃,譬之钟悬于梁,梁软则钟下坠,梁断则钟下堕”,“妇人受胎之后,最宜调饮食。”自然界中,土湿不能生物,土干亦不能生物,唯有不干不湿才能生万物。因此养胎首先养脾健脾,只有脾气健旺,脾土不湿,能运化水谷以化生气血,气血充盈,胞胎有所载养,胎元才能正常发育。
4.肾藏精气----水润万物、温系胞胎
    肾脏五行属水,为元阴元阳所处。肾主藏精,精血互生且精可生气,精充则气旺。胞脉系于肾,肾气盛则孕后胞脉有力举固胎元,使胎无下坠之虑,因此肾气旺则胎固,同时胞宫通过胞脉通于肾,胎元居于胞宫,靠胞脉输送之肾精以滋养,犹如种子必赖根下吸地水以获取生长所需营养。所以肾精气充足与否直接关系着胎之安危,如《傅青主女科》指出“夫胎也者,本精与血之相结而成,逐月养胎,古人每分经络,其实均不离肾水之养,故肾水足而胎安,肾水亏而胎动。”但肾精必须得到肾阳的蒸腾方能实现对胎元的滋养,正如地水只有在地热的作用下能上升到土壤,使土含水量达到一定程度,以利万物生长。地热不足,土地干冷,了无生机。所谓寒冰之地,不生草木;重阴之渊,不长鱼龙。因此胎元除靠肾精气系养外,还必须有肾阳的温煦固摄,如《女科要旨》引赵养葵所言:“肾中和暖,然后胎有生气,日长而无坠堕之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