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振球 >> 特色病案 >> 详细内容

理气化痰清胆和胃治疗眩晕

   蒋某,男,39岁。初诊日期:2009年3月10日。
   头晕四月,加重一周。
   初诊:患者自去年11月开始出现偶发头晕,近一周头晕发作加重,甚时晕厥,遂前来就诊。诊见:头晕,头重,甚则晕厥,脾气暴躁,疲乏嗜睡,形体较胖,寐差,小便黄,量少,口干口臭,舌边有溃疡。舌红,苔黄腻而厚,脉滑数。诊断:眩晕。证型:痰热内阻,上扰清窍。患者体较胖,素体多痰湿,情志暴躁,气郁化火,灼伤肝阴,阴不制阳,致肝阳化风,风阳夹痰易上泛清窍,故见头晕有重感,痰浊蒙蔽清窍,则见嗜睡,寐差,甚则昏厥;木壅土郁,脾气虚弱,则见疲乏;胆胃积热,循经上泛,则见口干口臭,舌边尖有溃疡;小便黄量少为里热之象;舌红苔黄腻而厚,脉滑数均为痰热内阻之征。治宜理气涤痰,清胆和胃。方用涤痰汤加减;处方:琥珀10g,胆南星5g,法夏5g,石菖蒲10g,钩藤20g,竹茹10g,枳壳10g,橘红10g,茯苓15g,蜈蚣1条,全蝎3g。日一剂,水煎服,共7剂。
    二诊(2010年3月17日):患者诉服上药后头晕减轻,服药期间未晕厥,口疮仍作,夜寐欠安,纳可,小便黄,心烦,口干。舌淡红胖大,苔黄腻,脉滑数。仍为胆胃积热之象。方用黄连温胆汤加减;处方:黄连4g,法夏10g,陈皮10g,枳壳10g,竹茹10g,茯神15g,甘草5g,山楂10g,夜交藤15g,山栀子10g,绞股蓝10g,苍术10g,神曲10g。日一剂,水煎服,共7剂。
    三诊:(2010年3月24日)患者诉服用上药后头晕减轻,发作次数明显减少,口疮愈,夜寐转谧,小便亦正常,仅余头晕偶发。舌红苔少,脉滑。效不更方,前方去夜交藤、山栀子、黄连,加石菖蒲10g。日一剂,水煎服,共7剂。服药后头晕明显减轻。
    按语:“肥人多痰”,患者体胖,素体多痰,且多恼怒焦虑,气郁化火,灼伤肝阴,阴不制阳,肝阳化风,加之患者五年前有头部外伤史,脑络受损。这三种病机交互,终致痰热内阻,上扰清窍之证。《丹溪心法•头眩》说:“头眩,痰挟气虚并火,治痰为主”,纵观全程,病本未更,故始终以温胆汤为主方加减达理气化痰、清胆和胃。兼顾兼证、次证,一诊时加琥珀、菖蒲宁心安神,加钩藤、蜈蚣、全蝎平肝熄风,兼能通络化瘀;二、三诊,风动之象缓解,故郭老此时以治痰浊为要,故加山楂、神曲、苍术以增化痰之功。对于体胖之患者,患病痰浊内阻,化风生热,故可加山楂、神曲、麦芽及绞股蓝,降脂化痰,常有奇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