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振球 >> 特色病案 >> 详细内容

平肝熄风活血通络治疗头晕

    王某,女,55岁。初诊日期:2008年6月21日。
    主诉:头晕颈胀半月。
    初诊:患者半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,伴见颈背部疼痛,前来就诊。诊见:头晕,无头痛。颈胀麻木,连及肩背,夜寐欠安,舌暗红,苔薄白,脉弦。血压:11070mmHg。既往有腿部外伤史。诊断:头晕。证型:肝风内动瘀血阻络。患者年老,肝肾易亏;肝肾阴虚,不能上养头目,肝为风木之脏,其阴虚易化热生风,故可导致头晕一症。患者有腿部外伤史,其舌暗红,为内有瘀血之征。肝肾不足,风寒湿邪本易侵袭人体,再加之瘀血内阻,经络不通,故出现颈部疼痛麻木,连及肩背。阴虚失养,内热扰神,故夜寐欠安。舌暗红,苔薄白,脉弦,为肝风内动,血瘀阻络之征象。治宜平肝熄风,活血通络。自拟下方:超微天麻20g,钩藤20g,丹参10g,当归10g,姜黄10g,川芎5g,延胡索10g,木瓜10g,葛根30g,川楝子10g,秦艽10g。日一剂,水煎服,共7剂。
    二诊(2008年7月12日):患者诉服用上药21剂后头晕好转,夜寐转佳,颈部疼痛减轻。但两天前因吹风扇不慎感冒,颈部疼痛加重,伴麻木。纳可,二便调,舌淡红苔薄白,脉弦。本有瘀血阻络,经络不通,再遭致风寒湿邪侵袭,不通则痛,故颈部疼痛加重,麻木。治宜行气活血,祛风止痛。自拟下方:羌活10g,防风10g,荆芥10g,川芎5g,厚朴10g,葛根10g,姜黄10g,元胡10g,香附10g,佛手10g。日一剂,水煎服,共7剂。
    三诊(2008年10月8日):患者诉服用上药后明显好转。头晕少发,颈胀痛已除,舌淡红苔少,脉弦。经上方行气活血,祛风止痛,经络渐通,气血渐畅,故见头晕少发,颈胀痛已除,但舌脉仍是肝肾阴亏,内有虚风之象。治宜平肝熄风,活血通络。自拟下方:天麻10g,钩藤20g,白菊10g,桑枝20g,秦艽10g,鸡血藤10g,佛手10g,当归15g,赤芍10g,川芎5g,蔓荆子10g。日一剂,水煎服,共14剂。服药后头晕明显缓解,颈胀除。
    按语:头晕一证,病在清窍,由气血亏虚、肾精不足致脑髓空虚,清窍失养,或肝阳上亢、痰火上逆、瘀血阻窍而扰动清窍发生眩晕,与肝、脾、肾三脏关系密切。由于该患者有腿部外伤史,故肝肾不足和内有瘀血构成其发病的基础。肝肾不足,瘀血阻络,又致筋脉失养,易招致外界风寒湿三气的侵袭形成痹证,且患者已有颈部肩背疼痛不适,故治疗上在平肝熄风,行气活血通络的基础上,还要注意适当加入祛风散寒除湿之品,如秦艽、葛根、姜黄等。在本案例中,还体现了 “治风先治血,血行风自灭”的基本思想。简单的说即是祛外风应注意养血活血、行气活血、温经活血、凉血活血等,使气血畅通,则风与夹杂之寒湿不复留滞;治内风可用滋、养、育、敛阴血、津液等一法独进或多法并施,以收增液平风之功。本例中丹参、当归、鸡血藤、赤芍等药物的运用即是明证。